-

淫虐山庄

 淫虐山庄

作者:烈烈风中

一 陷阱淩璧儿走向那片树林的时候,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走进了一个悲惨绝伦的陷阱。

 

 淩璧儿的美是举世公认的。没有一个男子不被她绝世的容貌,温柔的举止和善良的心地所折服。尽管很多人都垂涎她的美色,但没有人敢动她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号称“天下第一剑”的白衣公子林白可不是好惹的。林白与淩璧儿是人人艳羡的神仙伴侣。

 

 林白英俊潇洒且偶尔带着神经质的狂傲,迷醉了不少女孩子,这让林白和淩璧儿少不了生出嫌猜。可是当那几个女孩子接二连三地失踪以来,淩璧儿善良的的天性让她坐卧不宁,与林白四处打探真相。

 

 然而林白的猜忌让淩璧儿委屈以极,她终於独自离开了林白,决心找出真相洗刷自己的冤屈。

 

 树林里的呻吟之声让淩璧儿忍不住走了进去,她看见一个男子昏倒在地,口中却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

 

 淩璧儿赶紧走到他身边,取出随身带的玉露丸给那男子服下。那男子痛苦的呻吟一声,睁开了眼睛。

 

 “快,快去救赵霓姑娘,吴情姑娘……”那男子一把抓住淩璧儿的手,急促的说。

 

 “你说什麽?”淩璧儿着急的问,“她们在哪里?”

 

 “淫虐山庄。”那男子含糊地说,“我是从那里出来报信的。姑娘我带你去救她们,我知道从哪里进去。”

 

 淩璧儿犹豫了。淫虐山庄是武林中声名最龌龊的地方,光那名字就让年轻的女孩子不寒而栗。

 

 那男子继续说道:“可怜那几个姑娘已经被折磨得生不如死,如果去晚了说不定会给折磨致死。我知道一个秘密通道可以进去,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们救出来。姑娘你还犹豫什麽呢。难道是争风吃醋巴不得她们早死吗?”

 

 听到这里淩璧儿不再犹豫。“好,我们走吧。”

 

 那男子似乎受了很重的伤,全靠淩璧儿搀扶着行走,整个身体都贴了过来。淩璧儿救人心切,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姿势是多麽亲密。

 

 那男子领着淩璧儿来到一个大庄园外,钻过一条秘道,走进了一个阴森的地牢。

 

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一个女子的惨叫传入淩璧儿的耳中,她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被牢牢地捆绑在木架上,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撕开了,一个打手正用皮鞭狠狠地抽打着她地乳房。

 

 ‘是赵霓姑娘!“淩璧儿忍不住颤抖了一下,’为什麽要这样对她?‘此时另外一边的刑房里传来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,淩璧儿看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昏死过去,下身一片血污,竟然插着一个带刺的木棍。这个女子赫然便是常与淩璧儿作对的吴情。

 

 淩璧儿呆呆地看着她,心中难受以及。若不是那男子掩上了她的口,她一定会脱口叫出。

 

 此时打手将一盆水从吴情的头上浇了下去,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淩璧儿发现吴情那双冷漠的眼忽然望见了自己,里面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憎恨的光。

 

 那男子忽然拉着淩璧儿走进了另外一间刑房。可是里面除了几个打手,并没有受刑的女子。

 

 ‘参见庄主!’几个打手忽然对那男子施礼。

 

 ‘你是谁?’淩璧儿忽然退开了一步,那男子现在已经站直了身子,根本没有任何伤病。

 

 ‘我正是这淫虐山庄的庄主。’那男子得意地笑了,‘我叫慕容卫。’你为什麽要抓她们?淩璧儿悲愤地问道,为什麽要这样折磨她们?

 

 她们对你可不好啊。慕容卫笑道,如果是你被折磨,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。淩姑娘,你太善良了。

 

 放了她们吧。淩璧儿清纯秀美的脸上带着泪水。

 

 放了她们?慕容卫忽然淫笑了,凭什麽?我只是想用她们来牵制林白。林白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了。

 

 见淩璧儿不语,慕容卫故意对几个打手说,还愣在这里做什麽,那两个妞儿就赏给你们了。可小心些,别象以前一样又把人家给活活奸死了。

 

 且慢!隔壁的惨叫又刺耳地传来,淩璧儿再也忍受不住了。放了她们,我留下。她毅然说道,声音却有些发抖。

 

 慕容卫又笑了,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果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 

 这个不好吧。慕容卫故意说,虽然淩姑娘是第一美人,但以一换二,我还是要吃亏。他犹豫了一下,除非……你能接我三掌还能站起来。

 

 好。淩璧儿毫不犹豫地说。我接你三掌,最後一旦站起来,你就无条件放了她们。

 

 好像淩姑娘还不会武功吧?慕容卫又问,我可不想把绝世美人就这麽打死了。

 

 不用多说了。淩璧儿走到了他面前。出手吧。

 

 慕容卫轻轻一掌击在淩璧儿的胸前。淩璧儿猛地退後了几步,身子摇了摇勉强站稳,鲜血却已从口角涌了出来,脸色也瞬间苍白。

 

 第二掌。慕容卫说着,一掌击在淩璧儿的後心。

 

 淩璧儿整个人都飞了出去,跌在屋角。她艰难地用手肘想支撑起来,刚抬起一半却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,重新匍匐在地。

 

 站不起来就算了。慕容卫在旁边道,要不要我帮你?

 

 不……淩璧儿勉力吐出这个字,用手指抓住粗糙的墙壁,慢慢地直起身来。她抓得如此之紧,仿佛把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了墙上,以致细嫩的手指都磨出血来。

 

 第三掌,来吧。淩璧儿微微一笑,脸色苍白如雪。

 

 慕容卫有些疑惑的神情,终於点头道,好,我还没见过你这样倔强的女子。说着,第三掌又打在淩璧儿的胸口。

 

 淩璧儿由於是靠墙而立,根本无法後退消除来势,生生受了这一掌。然而她姿势未变,依旧站立着,只是不断涌出的鲜血将胸前衣襟染得通红。

 

 放了她们。淩璧儿微弱地说。

 

 慕容卫叹了口气。你为了站立,这下受的内伤更重了。不过看你如此坚决,我答应放人便是。

 

 好。淩璧儿微微一笑,再也支援不住,昏倒在地。

 

 二 强奸淩璧儿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以後。不知是用了什麽药,她的伤竟然神奇般的痊愈了。她翻身下床,发现自己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半透明的纱衣。她一阵羞耻,赶紧又缩回被子中。

 

 慕容卫走了进来。我已经如约放了她们。

 

 把我的衣服还给我,让我走。淩璧儿冷冷的说。

 

 我只答应放了她们,可没说放你走。慕容卫淫笑道,你这样的美人,我怎麽舍得放你走。说着,竟然凑上来掀淩璧儿的被子。

 

 啪~~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慕容卫脸上。

 

 慕容卫的眼中充满了欲火,他猛地拉开了被子,一把将淩璧儿揽在怀里,向隔壁房间走去。

 

 淩璧儿拼命挣扎着,却无济於事。

 

 隔壁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不像床,桌不像桌的木台,看来机关甚是复杂。慕容卫将淩璧儿放在木台上,一手摁住淩璧儿的双腕,一手撕扯着那若隐若现的纱衣。淩璧儿拼命挣扎,却只让慕容卫更加兴奋。很快,淩璧儿便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慕容卫眼前。

 

 慕容卫两只赤红的眼睛盯着躺在面前这个尤物,她浑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,大腿浑圆而结实,腰身纤细,小腿欣长而舒展,雪白的肌肤,阵阵的香气,无可挑剔的曲线,夺人魂魄的容颜,武林第一美人当之无愧。更可贵的是,她虽然与林白两情相悦,却听说仍然是处子之身。想到这里,慕容卫不禁得意起来。

 

 慕容卫缓缓地用手抚摸着淩璧儿的全身,像在欣赏玩味一件稀世之宝一样,当他的手从淩璧儿的下腹滑下了她的两腿之间时,淩璧儿本很僵硬的身体起了一阵轻颤。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淩璧儿十九年少女的禁地,今晚却被一个陌生的令她讨厌的男人抚弄着,她徒劳地挣扎着,两行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。

 

 慕容卫报复般地用手把她的双腿分手,映入他眼廉的是那少女桃花源般的穴眼,油亮的阴毛,红嫩的阴唇,看得慕容卫再也无法忍受,阳具直崩得老高,呼吸急促。他边用手很粗鲁地摸弄着,边拿起来了一个小瓷瓶,在那硕大的阳具上又抹上了一些药物,霎时,那原本半尺多长的阳具,一下子粗了很多,又硬了很多,龟头放着光滑得发着光,一股股热浪从下身一直涌到喉咙,他的双眼赤红,像一头发情的猛兽一样,扑向了淩璧儿……他的阳具很有经验的找到了桃花洞,由於药物的缘故,光滑的阴茎没有因为没有阴液而受到阻塞,一下子就把龟头挤了进去,他只觉得淩璧儿的身躯一挺,一声惨叫,龟头被挤住了。淩璧儿虽然坚强倔强,可是也无法再忍受这种摧残和痛苦。少女圣地的侵犯,使她痛得大叫了一声,眼泪顺着粉颊流了下来,少女的本能和疼痛使她的腹肌一阵收缩,可不收缩到好一点,一收缩痛得淩璧儿冷汗直下,她腾出手使劲要推开慕容卫。一种本能的保护使她生出从未有过的气力,下身也下意识地紧紧地收缩着。

 

 慕容卫早已被欲火燃烧了起来,他一巴掌打开了淩璧儿,下身刚要往里捅一点,淩璧儿又不顾一切地起身反抗,他很有经验地抓住了淩璧儿的双臂,往後一伸,脚触动了床上的一个机关,“卡”的一声,床头上伸出两只铁环,一下扣住了淩璧儿的双腕。淩璧儿挣扎着,叫喊着,可是没有人听得见,她只能死死地夹住双腿,身躯顽强的扭动着。可是她的挣扎更燃起了慕容卫的欲火,慕容卫力贯指尖,残忍地生生搬开了淩璧儿的大腿,痛得淩璧儿惨叫声更烈。

 

 突然淩璧儿觉得双脚也被铁环给扣住了,慕容卫一按机关,淩璧儿肌肉紧崩的玉腿被分开了一百度,慕容卫深吸了一口气,一挺腰,把原本只进去半个龟头的阳具一下子全插到了底,淩璧儿痛得一声长长的惨叫,就昏了过去。淩璧儿娇弱无骨,第一次被男人进入禁地,就是慕容卫的粗鲁而且硕大的阴茎。

 

 可这时候的慕容卫已经全然不顾什麽怜香惜玉了,他只觉得淩璧儿的阴户内温润异常,肉壁紧紧地咬住他的粗大阴茎,在桃源深处隐隐可以感觉到有肌肉的抽动,像是一个小嘴在吸他的阳具一样,他再一挺腰,把一根半尺长的阳具连根插入了淩璧儿的阴户内,他似乎听到了处女膜的破裂声,他的阳具与淩璧儿的阴户连接得如此紧,已至於连处女的血都流不住来。一种本能使他把粗大的阴茎在淩璧儿温润狭小的阴户里抽动了起来,那种感觉,是他经历所有女人以来最奇特的,她使他亢奋,仿佛这阴户是为他定做的一般,狭小而有弹性,且还会不停的抽搐,他拼命地抽送着,喘息得像牛一样,药物的力量加上他本身的奇力使得他的体力充沛之极。